欧美经济复苏 面临贸易摩擦考验

作者:项梦曦 


2017年全球经济逐渐走出阴霾,首次迎来了世界范围内的同步复苏。在发达国家和地区中,美国与欧元区的表现最为亮眼。美国经济在量化宽松政策的支持下继续缓步上行,叠加特朗普税改刺激,2017年美国经济达到了2.3%的增长率,与此同时,失业率下降,股市表现强劲。欧元区也显示出明显的复苏态势,整体增长、失业、通胀等多项数据均向好,在去年取得了GDP同比修正值3.7%的亮眼成绩。

然而,这种强劲的势头似乎并未能延续至2018年。今年一季度,除了印度GDP增速同比加快至7.56%,欧美各主流经济体的经济扩张步伐均未提速,各地区的制造业PMI也有所下滑。欧洲动荡的政局和美国不断升级的贸易保护行为,让市场忧虑欧美经济的同步复苏是否已经迎来拐点。

实际情况并不乐观。首先,美国本轮的经济复苏与美联储逐级加码的量化宽松政策有很大关系,极低的基准利率和美联储的大规模资产购买为经济打上了一针“强心剂”。今年这一情景将不复存在,已经迈入紧缩周期的美联储在年内预计还将迎来至少两次加息,在利率上行、融资成本上升的背景下,美国经济能否安然度过退出量化宽松的“断药期”仍待市场检验。

除了利率上升带来的远忧,眼下,贸易争端的不断升级已经让美国经济前景蒙上阴霾。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使美国同时对亚、欧以及北美多国挥下“关税大棒”,在全球范围挑起多起贸易争端。美联储4月18日发布的经济褐皮书明确指出,全球贸易战已成为影响美国经济前景的重要风险,“关税”一词在这份褐皮书中出现多达36次。

目前,已有多国表示将对美国实施报复性关税反制措施,其中不乏曾经与美国关系紧密的盟友,报复性关税落地预期引发了美国企业对投资的担忧。总体来看,虽然“税改”落地对美国经济的带动值得期待,但加息和贸易战带来的影响或将抵消利好因素,这提升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悲观预期。

相较美国,欧元区面临的问题则更加复杂。就欧元区内部而言,以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腊为代表的部分南欧国家在经济上尚未真正走出欧债危机的泥潭,经济发展停滞,银行业不良贷款比率高企,成为这些国家的共同问题。进入紧缩周期后,在利率不断上升的背景下,高企的债务水平无疑将会抑制这些国家经济的增长。此外,在经济不振的背景下,疑欧、民粹之风盛行,使得欧元区成员国国内政治风险与地缘政治冲突风险不断上升。近期,意大利反建制疑欧派政府的组建和西班牙政权的“非正常”交接已为欧洲一体化敲响了警钟。

如今的欧洲急需一场彻底的改革来摆脱沉珂,但年轻的法国领导人能否扛起欧洲改革的大任尚未可知。虽然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为法国总统马克龙“野心勃勃”的改革计划亮起了绿灯,但德法双方仍有原则性分歧待解决。原计划在今年3月之前达成德法“共同立场”的欧元区改革计划至今难产,而欧元区19个成员国制定出具体的欧元区改革“路线图”更是遥遥无期。

在欧元区内部问题逐渐浮现的同时,外部环境的风险也在上升。美国对欧加征钢铝关税以及伊朗核协议引发的出口限制,对欧元区净出口的隐性影响增加。欧元区出口商品与美、日等经济体出口具有较强的替代性或竞争性,美国的关税等保护措施对欧、日出口的影响更为明显。此外,随着欧元实际有效汇率的逐步升值,净出口再次走弱的概率加大。

欧盟统计局(Eurostat)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欧元区出口环比下降0.4%,进口下降0.1%,对外贸易放缓。对于欧元区这种典型的外向型经济而言,出口压力的加大对经济增长很可能产生负向拉动作用。欧洲央行上周公布的会议纪要也显示,欧元区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已经上升,经济增长可能进一步放缓。

综上所述,受货币政策、全球贸易战及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影响,欧、美经济同步复苏虽然仍在继续,但其可持续性值得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