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放开干线铁路外资控股限制 投资主体多元化

继去年取消轨道交通设备制造外资准入限制后,铁路行业再迎开放措施。

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近日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取消了铁路干线路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并取消铁路旅客运输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放开干线铁路和客运公司外资控股限制,对铁路改革意义重大。外资的进入,将为中国铁路建设、运营带来更多资本和先进的管理经验。

加上之前取消的轨道交通设备制造外资准入限制,铁路行业已经基本完全开放。去年1月,国务院公布《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修订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及相关政策法规,放宽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制造业重点取消轨道交通设备制造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

根据《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到2020年,一批重大标志性项目建成投产,铁路网规模达到15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3万公里,覆盖80%以上的大城市。不仅如此,远期中国铁路网规模将达到20万公里左右,其中高速铁路4.5万公里左右。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中国的铁路投资一直处于高位,“十三五”时期依然是铁路建设投资的增长期。

中国从未禁止外资进入铁路领域,但至今尚未有外资投资中国铁路项目的案例。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表示,铁路行业的建设和运营均有一定的公益定位,前期资本投入较大、周期较长,投资回报率相对较低。

王梦恕认为,铁路项目投资规模大、建设时间长、回收期长,整体收益低,其中客运铁路运营初期大多处于亏损状态。此外,也存在着清算体系不透明、信息不公开、回报机制不健全等因素,使社会资本心存顾虑。

而培育多元投资主体,一直是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的重点之一。自2013年铁路改革以来,国务院、各部委出台了多个鼓励包括民间投资、外资在内的社会资本投资铁路的文件。

2015年7月,国家发改委会同财政部、国土资源部、银监会、国家铁路局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鼓励和扩大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铁路的实施意见》,全面开放铁路建设与运营市场。发改委称“铁路建设不能再靠国家投资单打独斗,必须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广泛吸引社会资本参与”。

2016年6月2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培育多元投资主体,放宽市场准入,鼓励支持地方政府和广泛吸引包括民间投资、外资等在内的社会资本参与铁路投资建设。铁路总公司要推进自身改革,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盘活现有资产,用市场化方式多渠道融资,在铁路建设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

刘哲说,提升铁路建设和运营的吸引力有多个途径:从投资端,建立多层次的融资渠道,打破对于银行贷款的单一依赖,创新金融产品,通过提升资产证券化率、发行铁路发展债券、引入社会资本等方式,提升铁路的资金和资产运作效率。在19世纪美国铁路建设初期,铁路债券所带来的巨额融资在铁路建设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刘哲表示,从需求端,放开价格管制,推行铁路票价市场化,构建弹性浮动的票价机制,激发市场活力。借鉴20世纪70年代美国取消行业价格管制的铁路运营改革,根据高峰和淡季客流量和货运流量的变化,进行市场化定价。提升铁路客货运输盈利能力,是吸引外商投资者进入铁路的重要方面。

王梦恕建议,应为铁路发展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做好规划,降低金融风险,规范操作程序,放宽市场准入,完善投资回报和退出机制,提升社会资本与政府合作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