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千”专家自研高性能新型X-RFID芯片,已累计完成上亿元融资

随着RFID技术在仓储物流、新零售等领域的广泛应用,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更高性能、更高安全性、更优性价比的RFID芯片,正成为产业界关注的焦点 。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彭泽忠是一位深耕在集成电路领域几十年的专家,2007年回国后一直致力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RFID射频识别电子标签芯片,同时,他也是一位创业“弄潮儿”,人到中年三次创业,其回国创办的四川凯路威电子有限公司提供高安全、高可靠、低成本的RFID芯片及应用解决方案,已实现在仓储物流、防伪溯源、资产管理,食品安全、单品管理、金融质押管理等多个领域的应用。 目前,凯路威自主研发的第三代芯片已正式推向市场,正谋求下一步的快速扩张。 技术“大牛”爱折腾,45岁硅谷创业 走进彭泽忠的办公室,随处可见他的书法作品,书架上珍藏的小提琴也让他可以随时即兴演奏一段,让人很难相信,拥有如此“雅兴”的彭泽忠也是一位集成电路领域的顶尖技术专家。 创始人彭泽忠 1982年,电子科技大学微电子技术毕业后,彭泽忠在电子工业部24所从事集成电路设计技术研究,后赴美深造,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和博士,曾在AMD等美国多家著名半导体企业工作多年。 正是在行业一线工作多年,彭泽忠在NVM存储器、FPGA、RFID芯片及应用领域造诣很深,是XPMTM(超级永久性存储)及XLPMTM(超低功耗永久性存储)技术和X-RFID(超级射频识别)技术的发明人,到目前为止,已获得40多项美国发明专利和10多项中国发明专利。 但彭泽忠并不满足于技术研发上的成就,他笑称自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2001年,彭泽忠已经45岁,但为了把自己的技术发明产业化,他仍然坚定的选择创业。 依托其技术发明,彭泽忠先后于2001年、2005年在硅谷成立Kilopass Technology Inc.和SiliconBlue Technologies Inc.两家公司。在彭泽忠担任CEO期间,Kilopass Technology Inc.曾连续3年入选“全世界最具成长潜力的60家初创公司”。 2012年,SiliconBlue Technologies Inc.被全球FPGA领域排名第三的美国Lattice Semiconductor公司收购;2018年,Kilopass Technology Inc.被全球著名的Synopsys公司收购,Synopsys是一家为全球集成电路设计提供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工具的主导企业,在业界享有盛誉。 “归巢”打拼,推动技术成果国产化 “归国创业几乎是每个留学生的梦想。”在硅谷创业的同时,彭泽忠也致力把其技术成果国产化。彭泽忠回国后,成立了四川凯路威电子有限公司,致力于RFID超高频标签芯片和系统的开发与产业化,拥有独创的、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X-RFID芯片技术,产品线覆盖无源RFID高频(HF)、超高频(UHF)和有源RFID技术。 据彭泽忠介绍,凯路威研发的X-RFID芯片技术具有成本低、可靠性高、安全性高的特点,其采用100%标准CMOS工艺制程的X-RFID电子标签芯片,独具100年以上的数据保持能力,抗高温、紫外线及医疗辐射,还具有极高的抗侦破和防篡改能力,且成本极低。这也是凯路威团队自2012年研发出第一代产品后,经过不断的技术攻关,产品打磨、迭代后推出的第三代全新高频(HF)和第二代超高频(UHF)产品。 目前,凯路威的产品已在仓储物流、防伪溯源、档案及资产管理,食品安全、单品管理、无人超市等多个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比如,凯路威已与江苏无锡、天津等多个省市的印章承建商合作,提供电子印章RFID芯片及系统解决方案,通过将X-RFID芯片内置在印章中,使得产品的身份标识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且芯片可记录发票领用信息,在印章防伪领域有先天优势。 比如,在动物管理与食品溯源领域,凯路威已为国内众多农业龙头企业提供RFID养殖溯源系统、为农产品提供防伪溯源标签。 再比如,其芯片独有的抗幅照优势,使之在医药生产智能化管理环节可以独家满足应用要求。此外,在资产管理、智能制造等领域也得到广泛应用。 随着其第三代产品快速商用量产推向市场,彭泽忠对凯路威的技术壁垒及市场前景充满信心。 创业九死一生,初期曾面临“弹尽粮绝” 作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具备强大技术攻关实力、先后成功创办三家高科技公司的彭泽忠在很多人眼中,创业都堪称“顺风顺水”——其2001年创办的Kilopass Technology Inc.先后完成三轮融资,累计融资3000多万美金;2005年创办的KLP Logic Inc.在2006年顺利完成一期1650万美金融资;截止到目前,凯路威已累积完成1.24亿融资。 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与彭泽忠团队的技术硬实力密不可分。彭泽忠2001年在硅谷创办第一家公司时,恰逢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而“911”事件更是让经济发展雪上加霜,许多硅谷高科技公司都面临融资难题。为了创业,彭泽忠不得不把房子抵押,顶住压力潜心研发产品。好在第二年,公司第一款存储器样品一次性成功,凭借先进的技术指标当即获得风险投资,“活”下来而且获得快速发展。 但回首创业经历,彭泽忠提到最多的词是——“九死一生”,特别是处在研发周期长、需要较大资金支持的集成电路领域,哪怕具备了较强的技术研发实力,资金仍然是每一个IC创业者都必须要面对的难题,彭泽忠也曾面临“弹尽粮绝”的情况,特别是对于曾在硅谷、国内两地创业的彭泽忠来说,对融资更是有深刻的体会。 从中、美两地创业大环境来说,彭泽忠坦言,美国创业环境总体上包容性更强,对失败的宽容性更高。国内近年来有所改观,但应该看到,国内不少风险投资机构对于周期长、风险高、非常“烧钱”的集成电路早期项目仍多持观望态度,除了技术壁垒,项目产品、销售利润也是其关注的重要指标。 彭泽忠在回国创业初期就遇到不小的资金难题。困难时,他多次得到家人和亲戚朋友的借款支持,甚至卖掉了在美国的房子,拿出和太太的“401K养老金”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坚持产品研发。彭泽忠表示,因为产品还未成型,回国创业初期想拿投资非常困难。 在美国创业期间,彭泽忠曾得到过美国硅谷银行的资金支持,而机缘巧合,他得知成都也有一家专注风险信贷的机构-锦泓科贷,专门帮扶科技型初创企业融资。曾在硅谷创业的彭泽忠深谙资金使用规律,在他看来,无抵押、纯信用的债权融资也是补充科技类创业公司“现金流”的重要手段之一。通过锦泓科贷授信的200万专家贷,凯路威的资金难题得到很大缓解,顺利地渡过难关,并在今年完成了第三轮融资。 凯路威的X-RFID芯片产品 资金的缓解和技术成功攻坚让凯路威“活”了下来,随着第三代产品研发成功,不少投资机构也纷纷向凯路威抛出“橄榄枝”。但彭泽忠仍再三强调,具有原创性的技术研发往往需要时间,这既需要合理的债权、股权资本运营,也需要政府营造更好的创业氛围,让真正的原创技术“生根发芽”并长成“参天大树”。 在川“国千”近300人,创业约占20% 当下,越来越多如彭泽忠一样,具有海外视野、高学历,掌握高精尖技术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省“千人计划”专家等高层次人才正在成为成都崛起的双创新力量。 海创千人(四川)双流创新创业服务中心作为“海归入川”的大本营,据其统计,目前四川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已达288人,创业“千人”约占总体数量的20%。海创千人(四川)双流创新创业服务中心副秘书长李露告诉虎哥,总体而言,“国千”专家创业绝大多是科技型专家出身,公司技术和产品有独到的优势,然而对企业管理、市场营销、公共关系等方面相对较弱。 具体来看,其遇到的困难主要集中在三方面。首先,在组建团队初期,多以全技术专家团队阵容作为创始团队,缺乏管理型人才和市场型人才;其次,产品出来后,市场推广难,部分“千人计划”专家依赖各地政府组织的人才项目路演进行宣传和推广,但效果收效甚微;第三,资金仍是不少“千人计划”专家面临的共同难题。 为进一步释放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的活力,既需要创业团队打磨团队、产品,不断转变观念,建立多元化融资渠道,也需要政府、行业协会、科技金融机构持续关注,共同破解早期项目融资难的难题。 李露表示,针对高层次人才创业,海创千人四川(双流)创新创业服务中心通过搭建信息桥梁;组织国千专家来川考察路演,搭建国千专家融资和市场合作平台等方式助推国千来川创业。同时,天虎科技也注意到,愈来愈多的本土科技金融机构也关注到以国家“千人计划”等为代表的高层次人才创业项目,比如彭泽忠选择的锦泓科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