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如何影响全球航运业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如何影响全球航运业的?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初,曾有一些涉及航运的预测。目前,特朗普政府执政已近五个月时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对航运业的影响已经出现,但大规模影响发生的可能在减少。那么,未来对运费和运力方面还会产生多大影响呢?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对于许多航运板块的需求都是至关重要的。今年4月发布的两国联合声明中特别强调了液化天然气(LNG)贸易,中国公司可以与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商自由协商“所有类型的合同协议,包括长期合同”。

这是为了向中国的能源公司保证,并吸引他们签订长期的购买协议,为美国液化项目提供新的最终投资决策(FIDs)。最终投资决策越多,就会签署更多的LNG运输船长期租船协议。

尽管与中国取得了进展,但美国贸易政策对航运的负面影响仍然存在。特朗普政府商务部在船东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的领导下,对所谓的“公平贸易”(而不是“自由贸易”)采取了强硬立场。

今年4月,罗斯宣布了对加拿大木材出口商的初步决定,并且,在9月份作出最终决定之前,要求向托运人收取保证金。这一举动引发了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省长克里斯蒂·克拉克(Christy Clark)的公开呼吁,要求对美国煤炭运输颁布报复性的禁令,禁止美国的煤炭出口运输通过铁路方式途径温哥华和鲁珀特王子的加拿大港口。

总的来说,美国商务部在新一届政府成立后的最初几个月里积极开展反倾销调查,并就关税问题发布了一些决定。今年1月20日至6月7日,共启动了44项调查,其中包括对钢铁和铝行业的重大调查,这可能对美国进口这些大宗商品有重大影响。

在贸易协定方面,特朗普在他的就职典礼后立即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在5月18日通知国会,希望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谈判,开始90天的倒计时,直到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谈判开始。

特朗普的言论对国际贸易关系没有帮助,比如其与德国的公开争吵。但罗斯的判断方法以及温和预期使他得到了很高的评价。罗斯在5月30日表示,“第一个指导原则在重新谈判一项协议时(例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无害的。”

在能源领域,特朗普政府已经做出了几项早期举措,这可能会影响航运业。除了中国液化天然气的声明之外,预计特朗普政府将加快新的液化天然气出口码头的审批,而且其目前正在这样做。

4月25日,美国能源部(DOE)批准了德克萨斯州的Golden Pass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的许可证,该项目最初是为卡塔尔石油公司(Qatar Petroleum)、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和康菲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所拥有。六周后,美国能源部批准了位于路易斯安那州海岸的Delfin液化和出口项目。

现在担任特朗普政府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盖瑞·科恩(Gary Cohn)也公开表示,政府有意支持俄勒冈州的约旦湾液化天然气项目(Jordan Cove LNG)。

俄勒冈州的项目和其他类似项目都需要通过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FERC)的批准。如果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想要作出决定,那么必须确保五位成员中有三位委员支持。目前,委员会中只有两个活跃的委员,而其中一位的任期将于本月底到期。特朗普在5月8日时任命了两名委员候选人,他们目前正处于参议院的审批中。多个行业组织对委员会重新获得委员的缓慢过程表示惋惜,他们警告称,美国能源行业已经由于延误审批而开始产生了负面影响。

能源部门也在2018年的特朗普预算计划中发挥了作用。总统提议,2018-2027年将美国战略石油储备(SPR)的规模缩小一半,以提高联邦政府的收入。美国战略石油储备的销售可影响油轮贸易,通过减少原油进口需求,增加原油和成品油的出口。

据AXIA Capital的分析师克林顿·韦伯(Clinton Webb)称,美国战略石油储备目前拥有6.88亿桶石油,根据法律规定,其可以不低于4.5亿桶。奥巴马时代的立法已经呼吁到2025年出售1.9亿桶。根据韦伯的说法,这意味着即使国会批准特朗普的SPR计划,它也只相当于要出售4800万桶,“这相当于7年时间里仅有24艘VLCC的运输量。”

特朗普还通过减少“增加国内石油和天然气生产成本”的规定,推动了他支持能源的议程。有争议的是,一些与钻井场地环境保护相关的法规已经被新一届政府叫停。

如果成本降低,美国生产商的盈亏平衡将会更低,这可能是导致原油价格下跌的一个重要因素。美国的生产水平对成品油轮和原油油轮的流量有重大影响,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

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 上月宣布了一个与航运直接相关重大决策。CBP决定,外国旗船舶将继续被允许在美国海湾近海地区运输某些类型的船舶设备。《琼斯法案》曾有争议,这些货物只能由美国旗船舶运输,这将支持国内造船活动,这符合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的议程。CBP支持外国旗船舶的决定符合美国能源产业的论点:类似《琼斯法案》那样的运输要求,将对石油生产和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